中文 | English | Français | Español | Русский |
专家观点 >>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外国专家看中国 > 专家观点

周裕耕(Juergen Ritter , 德):

外国人看中国的角度与中国人看自身的角度不同

发布时间:2014-06-27

 

       外国人特别是西方国家的一些人看中国,有的可能从很远处拿望远镜看,也有的可能从很近处拿放大镜看。在一些西方人的分析中,中国共产党实际上控制着中国的整个政治制度。德国的一位分析家曾认为,中国的人民民主专政制度实际上只属于中国的政党专政,它的基础就是以列宁主义原则组建起来的。中国共产党有无限的决策权,还有在政治、行政、经济、社会等各个方面的干涉权。而我认为,现在中国确实是一党执政的国家,宪法和中国共产党的党章中也是这么规定的。但我们看到的情况是,除了中国共产党以外,还有很多个民主党派,与中国共产党合作。这被称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的政治协商制度。这就说明不一定只是一个单一制的体系,而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而且,它有内部咨询,还有其它政党的咨询,还有各种各样的协商制度。这跟国外的政党实际是差不多的。
       关于集权化问题,从宏观层面看,中央是集中了很大的决策权,但地方也有很大的自主权,这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里有了很大的改变。中国的地方政府在发展经济、保持社会稳定等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许多重要的决策,比如家庭承包责任制,最开始在安徽小岗村实行,后来被作为一个非常好的模式,中央最终决定推广到全国。这个例子显示,最开始地方拿出一个方案成功了,国家层面再来进一步的大范围推广。另外一个例子,是村委会选举。从1980年代在一些地方开始做,中央层面探讨了很长时间,直到1997年才决定写进法律,要求中国其它所有的地方,必须依法进行村级选举。还有山西翼城计划生育的例子。这些都显示了在国家层面上的很多决策确实是在地方层面出现的一些试点经验的基础上形成的。总之,政治体系并不是目的,而是一个过程,是能帮助我们解决问题、实现繁荣发展、实现大众福利、实现稳定等的工具,它是动态的、发展的,中国政治体系也是这样。

(已阅5847次)

专家介绍 专家观点>>  

周裕耕 简历

       Juergen Ritter,德国人,毕业于德国图宾根大学,政治学硕士、汉学研究博士。曾在台湾、香港等地留学、从事研究和其他多方面工作,2001年起在北京定居。

       曾在德国图宾根大学的汉学研究所从事8年的授课和学术研究,后在中国-欧盟村务管理培训项目工作至2006年,期间历任师资培训专家、项目专家组组长。2007年1月至2011年12月,就任中欧政策对话支持项目项目主任、专家组组长。

Dr. Juergen Ritter, Programme Manager, Team Leader

Graduated from University of Tuebingen, Germany, with a Ph.D. in Chinese Studies and an M.A. in Political Sciences. Study visits, research and various work experiences brought Juergen to Taiwan, Hong Kong, Munich, Tuebingen and now finally Beijing where he has been living since 2001.

After eight years of lecturing and research at the Institute for Chinese Studies, University of Tuebingen, Juergen had the opportunity to come to Beijing in 2001 and joined the EU-China Training Programme on Village Governance until 2006, first as teacher trainer, later on as team leader of the project.

Obviously, this experience was attractive enough to stay in Beijing and in this field of EU-China cooperation programmes. From January 2007 until December 2011 he implemented the first phase of the EU-China Policy Dialogues Support Facility which at that time was a very novel kind of project.

This second phase of the PDSF brings fresh and new perspectives and is far more than just a continuation of the previous project. Together with colleagues in the PDSF team, he is looking forward to the upcoming four years with hopefully many interesting cooperation activit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