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 Français | Español | Русский |
专家观点 >>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中国人讲中国特色 > 专家观点

褚松燕:

中国蓬勃发展的社会组织和中国特色的合作治理模式

发布时间:2015-03-17

 

       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和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中国网民的规模在不断扩大,中国46.9%的网民覆盖率已高出世界的平均水平,中国已经转变为一个由政府、公民和市场共同参与和管理的社会、一个充满活力的多元社会、一个充满挑战的风险社会。在这个风险社会中,中国的城镇化和人口老龄化等问题是社会管理和深化改革中需攻坚的难题,为解决这些问题,中国政府越来越重视和社会公众之间的互动,通过与公民的互动来共同为深化改革掌舵护航。

       目前中国已注册56.1万个社会组织。一类是社会团体,一共29.4万;一类是基金会,基金会数量比较少,大约3000个左右;第三类是民办非企业单位,和欧洲的社会企业有点像,但还并不太一样。总的来说,社会团体数量在过去30年里不断增加。特别是2003年中央政府提出“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新型社会管理模式后,更加注重政务公开和服务平台的建设,更多的公民需求得到满足,诉求得到解决。2003年以后,一方面是信息公开,2008年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强调可以有主动公开和依申请公开两种方式,如十八大前后国务院公报公开了它的微博账号,另一方面,公众可以通过网站向有关机关反映意见和建议。如国务院法制办网站有行政法规和部门规章的意见征集系统,就大气污染和防治大气污染法的草案提意见,征求意见的时间是一个月。

       安徽省芜湖的“市民心声网”是由地方政府运营的网站,所有人都可以把他们的意见反应到这个网站上,之后政府的有关部门必须要在五天内进行回应,回应情况与部门绩效挂钩。如果有关的部门没有及时回应,那么这个部门就会得到一张黄牌。今天他们就收到了一个黄牌批评,如果有关部门15天以后还不回应那么他们就会拿到一张红牌,如果发红牌的话,有关的负责人就会遭到惩罚。如当年该部门不得评优。2009年,湖南省长沙县开始在网上直播政府常委会,所有人只要能够上网就可以上他们的网站看到他们的常务会,都开了什么内容。这些也都是一些除了座谈、信访、现场办公、公开听证、行政审议等传统的方式以外,涌现的一些新的交流方式。

       浙江宁波自2004年就是十年前开始购买照顾老年人的服务,他们和当地的非政府组织签署合同,这个组织获得钱以后,他们只要花150万元的人民币,就可以建设起有关的体制,例如请较年轻的老年人来照顾年老的老年人。这样,60岁左右稍年轻的老年人愿意照顾年纪更大的老年人的话,他就能获得积分,等到他们到了80岁,就可以用积分换取同等的照顾。这些非政府组织也请一些中学生和大学生来作为志愿者和这些老年人进行交流,来陪伴他们,这些都是免费的,这就是为什么之前要花4000万元,而现在只要花150万元,政府省下来很多钱,但同时这些老年人的生活更加幸福了,社会资本也增加了。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也就是说党和政府与社会公众将加强合作治理。中国现在仍然处在改革进程中,政府和社会公众已经探索并实现了多种多样的互动方式。公民的权利诉求和期望也在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的公共参与正在出现,有中国特色的合作治理模式正在形成。

(已阅1219次)

专家介绍 专家观点>>  

褚松燕 简历

       女,河南南阳人,2001 年于北京大学政治学与行政管理系(现政府管理学院)获法学博士学位,国家行政学院政治学教研部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政治学会理事,北京市政治与行政管理学会理事,中国社会组织促进会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社会组织政策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曾为伦敦经济学院公民社会研究中心、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高级访问学者、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公共与环境事务学院与慈善研究中心兼职教授,并曾在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挂职司长助理,亲历2013 年国务院机构改革与职能转变进程。长期从事公民资格理论、政府创新与公众参与、互联网与协作治理等领域的研究。主持完成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2 项、部委课题30 多项,出版学术著作4 部,在有影响力的中外报刊杂志发表论文90 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