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 Français | Español | Русский |
专家观点 >>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中国人讲中国特色 > 专家观点

时和兴:

冲突管理中的“第三方介入”

发布时间:2016-03-27

 

  在日常的管理实践中,我们通常会遇到一些僵局,例如,被困的处境(stuck positions)、不变的态度(fixed attitudes)、固有的认同(hardened identities)、封闭的内心(closed hearts)、不妥协的谈判(non-compromised negotiations)和极化的政治(polarized politics)。我们应如何分析这些僵局呢?当我们谈论冲突时,这些冲突往往是因为管理问题和资源分配的问题造成的。因为当资源变得脆弱和稀缺,甚至退化的时候,竞争就会随之产生。那么,怎样才能打破这种僵局呢?

  这是一个古老的故事:很久以前,一位老人去世了,他为自己的三个儿子留下了17只骆驼。他在遗嘱中是这样分配的大儿子获得一半的骆驼,二儿子获得三分之一,小儿子则得到九分之一。然而,很显然,17只骆驼是不能按上述比例分配的。这时候,一个白人女子带来了另一只骆驼。这时候,骆驼总数变成了18,于是,问题便迎刃而解了。大儿子、二儿子和小儿子可以分别得到9只、6只和2只骆驼。类似的情形在冲突管理领域屡见不鲜,因此这个故事常被引用。哈佛大学谈判课程的一位教授经常引用这一故事,此外,威廉·尤里(William Ury)教授也在Ted的公开课上引用这一故事来阐释何为“第三方”。这个故事体现了第三方的重要性,因为如果没有第三方,资源的分配不可能实现的。

  现在的中国正面临着相似的处境,中国政府想成为第三方。政府职能开始转变,2000年之后,中国政府制定了新的治理规定。第一,为发展创建良好的环境。这里要强调的是政府是在创造环境,而不是在独自搞发展,政府在此扮演的是第三方的角色。第二,提供优质的公共服务。如今,公私合营模式(PPP)在公共服务各个领域的应用越来越广泛。第三,保障社会公平和正义。中国政府作为第三方介入的重要性已经愈加明显。如果我们想成为第三方,我们需要了解一些作用机制。我们可以采用沟通(communication)、谈判(negotiation)、协助(facilitation)、调解(conciliation)、调停(mediation)、仲裁(arbitration)和诉讼(litigation)的方式来管理冲突。 这些解决方式中的前两种是双边解决方法,其余的则是第三方介入的解决方法,上述提及的所有方统称解决争议的替代方式(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其中,协助、调解、调停和仲裁尤为重要。在如今的中国,调停是用来应对冲突的一种很普遍的方式。我国的综合调处机制卓有成效,它包括人民调节机制、司法调节机制和行政调节机制。这里,我想补充的是,如果我们想让管理机制有效运转,我们就必须改革管理制度。政府管理体制正从管理向治理转变,政府的角色正从生产者向规则制定者,从指挥者向合作伙伴的转变,这使得调解机制变得越来越重要。

(已阅4834次)

专家介绍 专家观点>>  

时和兴 简历

  政治学博士,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副主任、研究员,公共治理研究中心主任。主要研究领域涉及国家理论、公共治理、公共伦理、冲突管理等。1995年曾在日本琦玉大学政策科学研究大学院(日本国立政策研究大学院前身)进行访问研究,1998-1999年在美国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曾在哈佛-燕京学社、文理学院政府系、肯尼迪政府学院、和韦泽海德国际问题研究中心(WCFIA)进行学术研究和学术交流。